江沉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林敬言

林敬言闭着眼。
他刚刚在新闻发布会宣布了退役的消息,看着台下记者公式化的反应他只是安静地坐着。林敬言想自己终究是老了,呼啸的时候他会和方锐互相撞腿然后在台布底下看不见的地方打手势嘲笑记者的问题。来到霸图人选换成了张佳乐,有时张新杰会很有威慑性地看张佳乐一眼,林敬言就转而去和韩文清抱怨——这个人听了十年的新闻发布会,已经可以游刃有余地发呆而不被察觉,反正有张新杰小刀子割肉地磨着记者,他也只要皱皱眉头就挡下所有疑言。
现在到了他职业生涯最后一场发布会,林敬言有些疲累了。他熟稔各种提问,早就学会对记者笑脸相迎不动声色,但他现在只想赶紧把这些恼人的记者赶走,安静回到霸图再来上一局JJC,或者再调戏一把boss...

1

好像是什么三个月前的东西,没有写完也懒得接了。


我几天前看到同学发的一年前大家一起写的新年愿望,我的一条上写了「希望爷爷身体赶紧好起来。」

爷爷进医院是一年前的9月1日,我升入高中第一天,回到家被告知了爷爷住院,很严重。

第二天晚上我和父亲一起去看他,他在睡觉,我轻轻把帘子拉开一点让月光照进来他就醒了。他先是眼中没有聚焦任何东西,然后缓缓地眨两下眼睛,他的眼神已经比以前浑浊了,却还是带着笑。他像以往那样笑起来,嘴角扯开的样子特别温和,然后他张口说:「来啦?」

我听到他的声音马上就捂住嘴防止自己哭出来——我一直觉得随便就在外面哭有点丢脸——他的声音沙哑得不像人声,像是什么粗糙的东西被用力摩擦发出...

1 2

写手杂谈向二十题

两个半月前写的,现在才放上来

原文来自鬼谷三千

文笔差

1.请写下喜欢的颜色

  初夏的苏州还没迎来黄梅季,正午没有风,层叠的云像是炸开铺满整个天,日光趁着云层的稀薄处透下来,闭上眼睛迎着光,打在眼皮上的颜色预示着夏日的灼灼。

2.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名词

  江南

3.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形容词

  温良

4.请写下一个喜欢的成语/四字短语

  (狂来论剑)醉去吟诗

5.请写下最偏爱的季节,并写下一段关于这个季节的话

  秋冬之交。秋天最后一点燥热都褪去,树的叶子换上遒劲的深绿,女孩子开始躲避水管里稍嫌刺骨的水,迟到的人数渐增...

5

突然脑洞出来一个告白,就想写了,总觉得bug好多的样子[跪着]

哨兵向导向

林北第一次给齐牧告白,是在论坛上。

那是哨兵向导的内部论坛,军方论坛是要求实名制的,整个论坛只有一个模块可以匿名。告白区。这个说出来都冒着粉红色泡泡的地方。

林北犹豫了半天还是选择了匿名,他反复措辞修改,才把这篇告白发了出去,结果还是因为紧张漏了字。

发出去没过半小时齐牧就在帖子里被疯狂艾特,他还开玩笑说以为得罪了什么网红被轮了,林北看了也觉得想笑。

然而马上他又笑不出来了,他看到江沉在帖子最后一页写了一句话:[这不是我发的嘛x],这个帖子下面的回复是整齐的yoooo。齐牧发了一个惊讶的表情,紧接着是一大段...

2

第五天

本来是想一天写一篇,然而我的懒癌没得治了…


突然想去平江路转转。

说那里的人多得就像沙丁鱼罐头,毫不夸张。

我记得最清楚的上一次去平江路是在一模前面那个假期,本来想和D妹纸一起回平江看老师结果被保安拦住了,于是决定一起去平江路玩玩看。

那天天气不温不火的,柳树早就发出芽,吃刚吃完饭的午后所以基本上没有人,太阳有些大了,我们就坐在一家店里吃冰沙。

昨天晚上却完全不一样,到处都是人,很多口音混杂在一起我几乎都听不见苏州的声音,不正宗的糖粥铺子门口排起长队,星巴克的牌子故意做成木头的深棕色以迎合某种情调,一眼扫过去都是浮躁的面孔。

父亲以前每天经过的弄堂都被封掉了,我们沿着河对岸的小路走,这里还有...

2 4

斥旬已经在家里忐忑了一个上午了。

她早就知道成绩被发送到家长手机上了,她的父母都不在家,他们出去看新房子的装修。斥旬家里买了这个新的办公室以后就没什么钱了,父母压力一下子变得很大,父亲最近一直对斥旬说要好好学习,不要让他们失望。斥旬每次都点头含糊地答应下来。

她自己清楚,数学作业物理作业化学作业每次都是抄完的,理科她全部不会,文科以前还好,现在她连书都懒得背了,考前还是完全的裸考,她知道这次考试好不了了。然而她心中还藏有一点点侥幸,她想说不定这次位比还能好看一点,起码不上九十吧。

她听见父母的车听下的声音,她听见父母上楼的声音,她听见父母开门的声音。她跑过去迎接。

她观察父亲的脸色,她没看出什么,母亲...

4 1

[你怎么这么懒的。]林北看着一脸懒洋洋的躺在草地上的齐牧,无奈地抱怨。

[懒一点哪里不好?]齐牧随手摘了片叶子含在嘴里嚼着,双手抱在脑后眯着眼看着林北,[你看乌龟这么懒,不就活得长麽。]

林北听了这话忍不住笑出声,他迎着齐牧不满的眼神抚上他的头发,[你说你这个人,不仅懒而且蠢,乌龟一动不动的不是被捉去吃了,]他心情放松愉悦,说话也有些随便了,[小心我把你也吃掉。]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林北暗叫不好心里想着这人不知道又要因此闹什么别扭,他有些紧张地看向齐牧。

然而齐牧只是避开他有些炙热的目光,转过头去小声抱怨了一句,只是他一扭头,泛着红的耳尖就暴露在林北的眼中了。

他简直想要抱抱这么...

3

第四天

我想我旅游,到上海
我走过苏州河
我走过外滩
我走过东方明珠
我走过不知名的小巷
我走过卖杏仁豆腐的摊子
我走过晴天
我走过雨夜
我走过被闪电霹过的柳树抽出的新芽
我走过尚未竣工的高楼悬空的钢筋铁骨
我走过你童年嬉闹过的公园
我走过你夜晚投射在墙上的影
我走过你补课老师的家
我走过你曾经驻足张望的街口
我走过上海长长,长长的历史
我没有走过你

我站在车上,隔着车窗
看见你从远方跑来,带着笑

你低头,喘气,抬头
我看着你的嘴唇在动
我不会看成colorful*
因为我知道是,我爱你

*colorful的唇语和我爱你一样

1

第三天

#让我用同学的身份来喜欢你#

你喜欢的女生直接或间接地因为你害羞是什么样子。

她听到你的话,一开始呆呆的愣着反应不过来,不过很快就低下头不看任何人盯着面前的书和本子;她白净娇嫩的面庞从脸颊开始逐渐透红直到耳根,就像是傍晚的霞光投影在新生的花朵上,显得她本来就美丽的脸极其动人;她的眼睛黑亮水润,如同天空的星辰一般明媚。她会忍不住笑,那时她的眼睛就微微地眯起来,她的唇线也跟着上挑,露出虎牙的一点尖儿来,她的脸又因为这样生动的表情而可爱诱人。她抬起纤细的手腕拨弄耳畔的碎发以掩饰些许的紧张,那么随着她的动作,她线条干净漂亮的颈就露了出来,你忍不住想象她光滑的脊背和优雅的蝴蝶骨,同时遗憾今天适宜长袖的温度。...

1
 
1 / 3

© 江沉 | Powered by LOFTER